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李曙光:深圳試行個人破產制度具有重要示范價值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李曙光 | 時間:2021-08-27 | 責編:申罡

文 | 李曙光 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法與經濟學研究院院長


今年3月1日,深圳試行個人破產制度,7月19日,全國首宗個人破產案件由深圳中院裁定。近日,深圳市破產事務管理署等機構又推出《關于建立破產信息共享與狀態公示機制的實施意見》,在國內率先建立個人破產信息共享和公示機制。這對推動個人破產制度的實施,提升優化營商環境,構建市場化、法治化社會信用體系都具有重要意義。


個人破產制度是讓“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獲得“東山再起”機會的制度。在這里,“誠實而不幸”的定語很重要。這也就是說并不是所有債務人都有資格申請破產,而只是對那些誠實守信的債務人,法院才可以裁定豁免其債務。因此,在債務人提出破產申請后,證明申請破產的個人“誠實而不幸”就很關鍵。


如何證明個人破產的申請人是“誠實而不幸”的呢?一方面,法院要審查個人破產申請人的申請材料,如個人債務狀況、欠哪些債權人的錢、家庭現有資產等,還要找債權人等來聽證、核實;另一方面,一個不可或缺的要件就是建立個人破產信息共享和公示機制。相關政府部門和法院要按照審慎、必要原則,明確將個人破產狀態,相關主體參與破產程序、履行法定義務作出的信用承諾,個人破產相關限制、處罰、失信行為等信息納入信用信息范圍,并將其在適當的范圍內公開。同時,通過政務共享平臺交換這些信息,實現個人破產信息和債務人信用信息共享,讓社會相關利益者參與監督。


個人破產信息共享和公示機制的建立對推進個人破產制度的完善與良性實踐具有多重意義。


第一,這一機制可以防范與打擊利用個人破產程序來“逃廢債”的行為。因為個人破產有豁免債務的好處,在個人破產制度實施時,很有可能有些人會想歪了,有錢不還債,申請個人破產,甚至惡意濫用破產程序,搞欺詐性破產?!瓣柟馐亲詈玫姆栏瘎?,個人破產的公示與共享機制,可以確保個人破產的信息是透明公開的,個人破產全流程在陽光下運行。


第二,這一機制可以減少信息提供、收集與處理的成本。我們知道,債務人與個人破產的信息是很重要也很敏感的個人數據信息,其使用與流動都是有“交易費用”的,甚至有很高的“數據壁壘”。本地的債務人數據信息,外地就不掌握。政府擁有的債務人數據庫,金融機構與普通債權人就很難獲得。而公示與共享平臺可以便利解決債務人數據信息的高成本與信息交流的低效率問題。


第三,這一機制有助于解決個人破產后的信用修復問題。個人破產申請經法院裁定批準后,個人債務人經過法律規定的一段時間,就可以豁免掉全部債務,不用還債了,債權人也不能再找債務人了。但債務人得到這個益處是有對價的,這個對價就是個人債務人在3至5年時間內作為失信人而受到生活與經營行為的限制,如要被限制高消費行為,不能乘高鐵與飛機,新的投資創業與借貸行為也被限制。有了個人破產信息共享和公示機制,失信人是可以得到信用修復與合法權益保障的。個人破產信息有誤的、主動更正失信行為并配合個人破產程序的等符合條件的信用信息主體,可以憑生效法律文書,申請修復相關信用信息,成為正常信用的公民。


個人破產在市場經濟成熟國家已經存在了許多年,但在我國還是個新事物,現在深圳也僅是試點。個人破產信息涉及公民個人隱私與個人信息保護問題,具有高敏感性,實踐中易產生信息被不當采集、錯誤記錄、不當披露等問題,也可能會出現信用管控過度的問題。因此,建立破產信息共享與狀態公示機制,也要注意劃定好公示共享制度與公民個人信息保護的邊界。主要是做到以下兩點。一是要遵循個人信息保護法中有關個人信息處理規則的要求,以及“處理生物識別、醫療健康、金融賬戶、行蹤軌跡等敏感個人信息,應取得個人的單獨同意”,以解決個人破產信用信息的法律適用規范問題;二是要明確個人破產相關主體享有知情權、查詢權、異議權、更正權、修復權等信用權益,加快建立個人信用修復制度。


目前,全國人大已將企業破產法的修改提上議事日程,國家立法機構正在考慮是否將個人破產制度納入其中。社會廣泛關注的個人破產立法如何盡快推進,個人破產在我國能否正常落地,深圳的試點具有重要的示范價值。


發表評論

午夜理理伦A级毛片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