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以方法為本

發布時間:2021-08-30 09:06:16  |  來源:學習時報  |  作者:商志曉  |  責任編輯:申罡

  面對紛繁復雜的客觀世界,經由實踐過程的甄鑒與淬煉,思維主體進入到思想的建構過程中,形成準確把握客觀世界的知識,形成與客觀世界打交道的方法。同為思想中的重要內容,知識與方法在內涵上互為滲透,在邏輯上聯脈貫通。就其辯證關系和地位作用而言,可以說,知識是方法的前提,方法是知識的提升;知識是思想之根,方法是思想之本。
  我國最早提到方法,是墨子論及匠人做平行直角矩形之法,與做車輪圓形的“圓法”相比照,故有“規”(圓法量具)“矩”(方法量具)之別。是否“中吾矩”,可見“方與不方”,只有按照量具操作,才可收到矩形之效?!按似涔屎??則方法明也?!庇小耙帯庇小熬亍?,此后才有“規矩”統稱;不再區分“方法”“圓法”,才經漸次演繹,以方法指稱“行事之條理也”。以今天的通常理解,方法主要是指解決問題的遵循、路徑,達到目標的措施、步驟,辦成事項的技巧、工具等。如國家怎樣治理、經濟如何振興?是事關社會發展、事關道路探索的重大抉擇,是在戰略層面上的大智慧、大方法。像庖丁解牛何以得心應手?則是源自“順其理”而熟能生巧,是一種技能性方法。方法所指,從巨至細,內涵寬闊廣博,泛達事事處處。
  思想中的方法,在以下幾個層面呈現。一是如何看待客觀世界。有關客觀世界的映像進入到思想中、構成為知識,是一個從客體到主體的過程。而如何看待客觀世界,卻已進至主體審視客體的境界中,實際上已包含著有關方法的建構了,盡管此時的方法尚處在初始階段,甚至與知識仍是渾然一體。二是怎樣把握客觀世界。形成“怎樣把握”的思維,是著意于透過現象把握本質、通過偶然抓住必然,力求揭示內在因果關聯和規律性內容。這由審視對象轉化為與之“怎樣打交道”層面,思想已進入到方法世界之中,所獲得的認識成果不只是知識,更賦予了鮮明的方法特征。三是構建客觀世界的新樣態。這種具有能動性的觀念構建,是思想對現存進行的理性改造。這時的思想正由主觀向客觀延伸,以“實踐理念”的創設展現出超越性追求,思想中的智慧得以發揮,思想中的方法由以提升。四是形成改變客觀世界的方案。這包括確立目標和方向、提出原則和要求、明晰任務與路線、制定措施與途徑等。思想著意在怎么干、怎么做問題上進行思考,著意在取得實際成效方面進行謀劃,方法的內容、特征與意義得以充分彰顯。
  這四個層面呈現出來的方法,并非截然分割和互為獨立。方法本身與被視為方法的這些內容,亦非純粹,而多是與知識交匯融合在一起。從邏輯關系上說,知識為方法奠定基礎,方法則承接并延續知識。方法從具有確定性和科學性的知識基地出發,將思維重點經由反映對象進展至審察對象、評判對象,以至構造對象、改變對象,思想主體也由受動狀態、接受狀態上升到主動狀態、自主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中,思想愈加走向成熟、走向健全,思想漸次確立起自身的價值、展示自身的力量。因此,在一定意義上毋寧說,方法成就了思想。方法的境界標識著思想的境界,方法的完善推動了思想的完善。思想中有關方法的元素與內容,如見解、主張、看法、論斷、視角、辨析、創意、思路等,一體貫通,整體銜接,真正推進并見證了思想大廈的構造與搭建。
  概括地說,方法為思想之本,本在本體、本性,本在本意、本為。
  一方面,從客體角度看,方法是思想的本體內容,是思想的本性存在。作為思想的主體性內容和本體性存在,方法充盈并彌漫于思想的全身。
  不能設想,只求知識不求方法的思想;更不能設想,只有知識而沒有方法的思想。設若沒有方法,就無從談論思想。思想中不僅不能缺少方法,更要以方法為根本。因為方法是知識的提升,是智慧的呈現,是力量的源泉。再多的知識,如果不能賦予其方法意蘊,不能使之轉化為并提升為方法,就與智慧、與力量無涉。所謂知識就是力量,亦是在知識轉化為方法、提升為智慧的意義上講的。中國古代“四大發明”雖領先于世界,但因我們僅停留在工匠技藝水平上,也就未能充分延展并發揮其功能。而當這些發明傳入西歐后,卻成為推動西方社會觀念變革、社會生產力進步、資本主義萌芽發展的強有力工具。馬克思指出:“火藥、指南針、印刷術——這是預告資產階級社會到來的三大發明”,它們幫助西方國家打開了世界市場,變成科學復興的手段,變成對精神發展創造必要前提的最強大的杠桿。這種情況的發生,固然與社會制度體制、文化觀念差異有關,但確與能否將知識技能轉化為方法理念、能否將發明成果提升為普遍性智慧和方法論思維密不可分。
  古希臘把哲學定義為“愛智慧”而非“愛知識”,就在于知識不等于智慧。比之單純的知識,方法更重要也更關鍵。俄國科學家巴甫洛夫認為:“在自然科學中,創立方法,研究某種重要的實驗條件,往往要比發現個別事實更有價值?!蔽覈鴶祵W家華羅庚強調:“新的數學方法和概念,常常比解決數學問題本身更重要?!弊匀豢茖W尚且如此推崇方法,社會科學更把方法視為核心。我們始終強調,馬克思主義理論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馬克思主義提供給我們的不僅是現成的知識,而且是科學的方法?!拔覀兊娜蝿帐沁^河,但是沒有橋或沒有船就不能過。不解決橋或船的問題,過河就是一句空話?!边^河是任務,橋或船是工具,有了這些必須的條件和切實的準備,才能實施過河的實踐并順利過河。
  另一方面,從主體角度看,方法是思想的本意所求,是思想的本為所依。作為思想的主體性追求和本體性作為,方法支撐并賡續著思想的生命。
  知識的任務是準確反映對象,方法的責任則是合理改變對象?!叭纹涫卤貓D其效;欲責其效,必盡其方?!薄皥D其效”靠“盡其方”,“盡其方”意在“圖其效”,歐陽修道出了二者的內在聯系。在黑格爾看來,完整的認識過程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存在著的世界進入主觀的表象和思想內,從而揚棄了理念的片面的主觀性;二是認識過程揚棄了客觀世界的片面性,憑借主觀的內在本性去規定并改造客觀世界。前者是認知真理,后者是善的實現。與善的實現過程“實踐”相聯系,善的實現工具即“方法”。黑格爾把方法視為主觀方面的手段,培根把方法稱為“心的工具”,這如同我國古代所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事必有法,然后可成”,都把方法置于十分重要和無可替代的地位上來。
  思想的本質在于,不僅闡釋對象,更要構造出新的對象。以觀念的構造達至對現存的改變,是思想決然于此的內在沖動,是思想不可改易的生命張揚。惟其如此,思想才安心安頓,思想才了無缺憾。而能夠助力推動思想本質實現的,能夠支撐賡續思想生命燦爛的,唯有方法能夠擔當,唯有方法可以承載。就此而論,方法儼然成為思想的支點和撐持,成為思想實現其核心功能的根本依賴。究其因由,源于方法本身包含著創意、創新的內涵,包含著改進、改造的因子,包含著行動、行為的要素。方法雖然聯結知識與實踐,卻是朝著實踐的方向去矚目、用力,方法盡管貫通客體與主體,卻是力促并幫助主體去改變客體。
  論及到此,還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思想中的方法,不止于怎么看、如何干,不限于路徑遵循、措施步驟,不囿于技能、智慧,在可能的情況下,應著意向方法論構建去努力,即由具體方法的論述提升至方法理論的凝練與闡發,由用方法解決特殊問題提升至用方法論解決普遍性問題。這是對思想提出的更高標準與要求。而真正高層級、強功能、健全有為的思想,往往不只以方法為構成要素,更意在形成獨特的方法論,構建起以方法為闡述對象和主體內容的理論體系。這樣的思想,集具體方法與普遍方法于一體,聚方法操作與方法理論于一身,無疑是具有持久生命力和永恒創造力的。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可謂是方法論建構的杰出代表。

分享到:

午夜理理伦A级毛片天天看